巨頭陸續倒下 動力電池產業冰火兩重天
發布時間:2019-12-11 16:21:03

近日,國內最大的動力電池PACK企業普萊德對賭失敗,寧德時代等股東補償16.76億元股份。


隨著新能源汽車銷量四連跌,電池企業壓力陡增。早已進入兩極分化洗牌階段的動力電池產業雪上加霜,拉開死亡競賽序幕。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據統計,2017年還有近200家電池企業逐鹿市場,而到了今年前10月,實現動力電池規模裝機的電池企業僅30家左右。產業之艱難,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動力電池頭部企業卻過得極其滋潤。數據顯示,2019年1-10月裝機電量前十電池企業合計約41.1 GWh,占整體的88.6%。


在整體訂單數量大幅降低的背景下,包括寧德時代、億緯鋰能、孚能科技等企業均在2019年接到國際車企的巨額訂單或意向訂單,無論規模還是金額都刷新了此前記錄。


動力電池產業冰火交織的分層現象背后,或許是黎明曙光前的至暗時刻。


12月3日,新能源汽車分析師盧昊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動力電池產業的前景毋庸置疑,但對企業而言,回款周期長、客戶市場難預料,技術革新在即、成本和質量壓力巨大,使得電池企業生存問題成眼下最大難題。”


剩者為王時代,除質量、技術不斷提升外,如何看準并綁定可靠的整車用戶活下來,成了電池企業最大的生存難題。


巨頭倒下背后,剩者為王


2016年10月,動力電池產業發生一起驚天收購案,東方精工以47.5億元收購了國內最大的動力電池PACK企業普萊德(動力電池組裝工藝企業),完成了從高端智能裝備向汽車核心零部件領域的高調跨界,其中,29.45億元以東方精工3.2億股的股份交易,并簽署《利潤補償協議》,承諾普萊德在2016-2019年期間,實現承諾(下圖)業績。若未能實現,則補償東方精工凈利差額(承諾凈利和實際凈利)的4.25倍金額,即東方精工以1元回購普萊德原股東持有的東方精工股票,不足部分由普萊德原股東以現金方式補足。


手握寧德時代、北汽新能源兩大原股東的PACK巨頭普萊德在2016和2017年均完成均完成業績要求,但2018年,新能源補貼下滑,普萊德多項業績異常,當年凈利潤-2.17億元。此外,彼時的電池產業已然“暴利”不在,東方精工與普萊德原股東陷入補償爭議糾紛。


直到2019年11月25日,雙方“握手言和”,東方精工將獲普萊德原股東16.76億補償金,并以15億元現金向鼎暉瑞翔與鼎暉瑞普***普萊德100%股權。


事實上,在補貼退坡倒逼動力電池降本,產業分層淘汰加速的大環境下,車企和電池企業都欲將PACK工藝收入囊下,以縮減成本,自身不具備核心研發技術的第三方PACK企業前景堪憂。


東方精工的悲劇只是產業分層,淘汰加速的一個縮影。


2019年11月,在電池行業里爭議頗多的沃特瑪正式進入破產程序,而2017年在中國動力電池出貨量排行榜中,沃特瑪躋身第三,僅次于寧德時代和比亞迪。無獨有偶,近乎同一時間,曾聲勢浩大轉型鋰電的猛獅科技,也落得申請破產的悲壯結局。


數據顯示,TOP20企業占據總裝機數量的82.18%。其中第三方PACK企業急速縮水,占比僅1成。


12月4日,鋰電分析師王科向時代財經表示,“普萊德、沃特瑪、猛獅科技有一個共同特點,他們產業布局氣勢恢宏,卻在技術革新上陷入僵局,質量和技術始終是電池企業的立身根本,局勢越殘酷,根基就越為重要。”在王科看來,剩者為王的鋰電時代,質量和技術將是優質車企選擇電池企業的核心標準,也是電池企業柳暗花明的契機。


多方入局,新技術成電池產業最大變量


在動力電池產業里,具備成規模供應電池能力的企業數量不斷凋零,動力電池新勢力卻在不斷入場。


按照工信部最新的新能源產業規劃,2025年,新能源汽車新車銷量占比將達到25%左右。巨大的蛋糕面前,沒有企業不心動。


目前,新勢力主要來自于國外動力電池巨頭,以及車企或其合資公司。三星、LG、松下等日韓動力電池卷土重來已是老生常談,但目前還并未實現規模裝機;車企參與其中的電池企業,經過一段時間發酵,已經深根在中國電池產業格局中,包括較為人熟知的時代上汽、萬向A123、蜂巢能源、吉利衡遠等。


這些新晉電池企業中的一個共性是,對研發新技術格外熱衷。蜂巢能源總經理楊紅新向時代財經表示,“一種電池技術一定有它走向淘汰的一天,而在此前,會基于此技術衍生出新的、更適合未來需求的技術路線。目前的主流電池技術三元鋰電池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新的電池體系已經開始萌芽。”為此,蜂巢能源在重點開發高鎳三元鋰電池的同時,還研發了基于三元鋰電池的四元鋰電池以及無鈷鋰電池。


事實上,新技術一直是當前鋰電行業的熱門話題,電池企業圍繞鋰電新技術的博弈從未停止。2017年遨優動力富鋰錳基電池一炮走紅、菲斯克石墨烯電池博盡眼球、以色列Store Dot公司與日本東芝圍繞閃充電池不斷刷新充電速度……


不過,相比較這些小眾電池技術路線,固態電池才是被幾乎所有的國內外主流電池企業追捧的下一代技術路線,且規模量產時間不會太久。清淘、輝能等企業甚至已實現了固態電池量產,寧德時代等主流企業量產項目也提上日程。


盡管鋰電新技術備受企業追捧,但在真正落地到整車并接受市場檢驗之前,還沒有人能確定一項技術能被廣泛應用。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李泓博士曾向時代財經所表示,“所有電池企業發布的飽含前瞻技術的電池產品,在沒有實際配套給整車之前,都是空中樓閣。”


唯一可以確定是,當下動力電池行業走到了技術更迭的十字路口,但具體哪種新技術、以怎樣的方式顛覆電池上下游產業鏈格局,依舊沒有人知道。這也是造就電池企業冰火兩重天的一大因素,身處黑暗的未知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恐懼,唯有強者敢于嘗試。


稿件來源: 企業觀察報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规则